ADHD治療藥物與物質使用疾患間的相關問題

發布日期:

2023-06-27

作者:

馬偕醫院精神科 吳書儀醫師

913

ADHD治療藥物與物質使用疾患間的相關問題

物質使用疾患是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患者死亡率過高的主要原因之一,但ADHD治療藥物與物質使用疾患相關問題之間的關聯尚不清楚。本文將整理相關研究,說明ADHD本身、及使用ADHD治療藥物,與同時或長期下來發生物質使用疾患相關事件的關聯。


ADHD患者產生藥物濫用危險性較高

ADHD患者未來產生毒品使用疾患的風險為一般人的2.5倍[1]。其中,尼古丁使用的風險是一般人的兩倍(OR: 2.08, p<0.001),在青少年時期產生尼古丁成癮是一般人的2.82倍(p<0.001),酒精濫用或成癮是一般人的1.74倍(p<0.001),古柯鹼濫用或成癮是一般人的兩倍(OR=2.05,p<0.001),濫用大麻的危險性是一般人的1.5倍(p<0.001)。


ADHD治療藥物降低31-85%的毒品使用

許多ADHD兒童的家長擔心,接受ADHD 藥物治療,是否會造成對ADHD藥物成癮或反而導致對毒品成癮?其實早期研究已顯示,接受ADHD藥物治療,可降低ADHD患者85%將來罹患毒品成癮的危險性[1,2]。


根據最近瑞典的大型研究,追蹤26,249位男性及 12,504 位女性接受ADHD藥物治療及4年後毒品濫用罹患率,發現有接受ADHD藥物治療者,較沒有治療者,其毒品濫用成癮率顯著降低了31%[3]。著名的小兒科期刊Pediatrics曾報告六篇相關研究回顧發現,追蹤4年以上的ADHD患者接受藥物治療後,比起未接受藥物治療者,可降低1.9倍的罹患藥酒癮疾病的危險性[4]。


最新的美國及瑞典合作的研究,使用個人內自身狀況分析(within-individual analysis,就是自己有用藥和沒有用藥的時間做風險比較),比較了2005 - 2014年商業醫療保健理賠資料中的2,993,887(47.2%為女性)青少年和成人ADHD患者,其接受與未接受處方中樞神經活化劑或atomoxetine 治療的數月內,發生物質使用相關事件(包括與物質使用疾患相關的急診就醫情形)的風險。


其結果發現相對於患者個人本身未接受ADHD藥物治療的時期,男性患者在接受藥物治療的同時,發生物質使用相關事件的可能性降低了35%(危險比= 0.65, 95%CI = 0.64-0.67);女性患者在接受藥物治療的同時,發生物質使用相關事件的可能性降低了31%(危險比= 0.69, 95%CI = 0.67-0.71)。


此外,男性患者在用藥期間2年後,發生物質使用相關事件的危險性降低了19%(危險比= 0.81,95%CI = 0.78-0.85),女性患者用藥期間2年後,發生物質使用相關事件的危險性降低了14%(危險比= 0.86, 95%CI = 0.82-0.91)。這些結果顯示ADHD治療藥物是和較低的同時期或未來長期物質使用相關問題風險相關,至少在男性族群是如此[5]。


愈早接受治療,可降低至少50%毒品使用危險性

其他研究亦發現,愈早接受藥物治療的ADHD兒童,較愈晚接受藥物治療者,未來罹患毒品成癮的危險性降低了50%,太晚開始藥物治療治療就無此保護作用[6]。根據McCabe等人於2006年針對9,161個大學生所做的研究指出,ADHD患者若自小學起即接受ADHD診斷及相關治療者,未來在大學時產生ADHD治療藥物濫用或其他非法藥物使用的危險性,較未接受ADHD治療的患者為低[7,8]。


當類似的自填問卷調查應用到4,755位底特律地區的中學生發現,較晚接受ADHD藥物治療者的抽菸、大麻、及其他藥物濫用的危險性,比較早接受ADHD藥物治療者其高出一倍以上(OR=1.69~2.94, p<0.01)[9]。這些發現和網路盛傳ADHD藥物像毒品一樣剛好相反,ADHD藥物事實上可能保護了這些小孩未來產生毒品成癮的危險。


因此,對於已經確診的ADHD個案,接受藥物治療是可以降低未來發生毒品使用的可能性的。ADHD個案的照顧者們雖然對藥物帶著擔憂,但經過良好設計的研究清楚展現了藥物治療的重要性,一定要搭配醫師好好接受必要的治療哦!


參考文獻

1. Biederman, J., et al. Pharmacotherapy of 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reduces risk for substance use disorder. Pediatrics. 1999.
2. Chang, Z., et al. Stimulant ADHD medication and risk for substance abuse. J Child Psychol Psychiatry. 2014.
3. Faraone, S. V., et al. Effect of stimulant medications for 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on later substance use and the potential for stimulant misuse, abuse, and diversion. J Clin Psychiatry. 2007.
4. Harstad, E., et al. 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and substance abuse. Pediatrics. 2014.
5. Mannuzza, S., et al. Age of methylphenidate treatment initiation in children with ADHD and later substance abuse: prospective follow-up into adulthood. Am J Psychiatry. 2008.
6. McCabe, S. E., et al. Medical use, illicit use and diversion of prescription stimulant medication. J Psychoactive Drugs. 2006.
7. McCabe, S. E., et al. Early exposure to stimulant medications and substance-related problems: The role of medical and nonmedical contexts. Drug Alcohol Depend. 2016.
8. Quinn, P. D., et al. ADHD Medication and Substance-Related Problems. Am J Psychiatry. 2017.
9. Wilens, T. E., et al. Does stimulant therapy of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beget later substance abuse. A meta analytic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Pediatrics.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