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HD需要照腦嗎?

發布日期:

2021-04-19

作者:

高雄榮總精神科 李旻靜醫師

1000

ADHD需要照腦嗎?

不知道家長們是否在兒童心智科門診有這樣的疑問?醫生看完診,請你帶一些資料回去寫,還有安排心理測驗的時間,接著回診時,醫生看完資料就跟你說:「評估完看起來孩子確實符合ADHD的診斷,而ADHD是一個腦部發育不成熟的問題……」


等等,不是過動嗎?跟腦部有什麼關係?而且,醫生你也沒有檢查腦部啊,你怎麼知道他是腦部出問題?關於ADHD的診斷流程和準則,我們在另一篇文章裡有詳細的介紹,這篇文章,我們將會著重在ADHD的腦部影像學檢查。到底,ADHD需不需要做腦部檢查?



ADHD是一個某些腦區發育較慢,影響腦部生理功能運作,例如認知和執行功能缺損,進而產生外顯症狀,例如行為控制能力不足、情緒控管不佳等等。ADHD腦部相關的研究其實並不是新聞,早從30年前一篇刊登在新英格蘭期刊的研究就發現到:罹患ADHD的個案在執行需要專注力的任務時,其腦部功能無法發揮,因為從正子攝影的檢查中發現到,他們的葡萄糖代謝在全腦區及局部腦區(特別是前額葉及前運動皮質區)都較一般人低 (Zametkin et al., 1990)。



更進一步說明,葡萄糖代謝供給我們身體運作的能量所需,而ADHD的個案在工作的時候,他的大腦無法有效運作,因此在影像學檢查裡,我們看不到他使用葡萄糖去做工,這個研究為ADHD的腦生理功能異常提供了非常強而有力的證據。



除此之外,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一個追蹤十年的大型研究,結果發現ADHD兒童及正常兒童在腦部的發育上確實存在差異:ADHD兒童大腦皮質發展比正常兒童平均落後三年,有些人會在16歲之後追上同齡的孩子,但有六成到八成的ADHD,症狀會持續到青春期,更有四成的ADHD,症狀會一直持續到成人(Shaw et al., 2007)。




這幾十年來,關於ADHD腦部影像學的研究已經累積發表了數千篇的文獻,因此在2013年時,Hart H等學者將這些有關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用在ADHD的研究做了一統合分析(Hart, Radua, Nakao, Mataix-Cols, & Rubia, 2013)。綜合了21個自我控制的功能研究(衝動、過動相關)及13個注意力研究的分析結果後,支持ADHD大腦額葉-基底核網絡的缺損理論。


簡而言之,也就是大腦在前額葉到基底核這條路線的神經網絡連結在運作上出了問題。就像電線短路,電器就不能運作,孩子的的腦部神經網絡斷線了,自然就會有:「我知道,可是我好像不能控制…」的問題了。


「既然ADHD可以用腦部檢查看出來,那醫生你們為什麼沒幫我們安排呢?」ADHD的診斷準則在全世界都有一致的標準,目前世界各國均未把腦部影像學檢查列為常規檢測,主要原因包括貴重儀器並不普遍、安排檢查等候耗時、花費金額高昂、部分檢查還有輻射風險、單次檢查的準確度等問題。


另外因此雖然影像學可以分出一群有問題者和沒問題者的平均差異,但還沒有足夠大樣本的研究可以分出不同年紀的個別患者的標準值,因此仍無法用此類研究用的檢查工具在門診做作個別化診斷,將來有更大樣本的研究時也許就有可能在臨床運用。


臨床上為了克服這個問題,我們更常使用的是行為量表及神經認知等執行功能測驗,這些測驗在經過研究驗證後均能有效代表腦部執行功能,詳細評估與測驗的內容可見另一篇文章:《我懷疑孩子有ADHD,要做哪些檢查?》。



參考文獻
1.Hart H., et al. Meta-analysis of 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studies of inhibition and attention in 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exploring task-specific, stimulant medication, and age effects. JAMA Psychiatry. 2013. 
2.Shaw P., et al. 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is characterized by a delay in cortical maturation.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2007.
3.Zametkin AJ., et al. Cerebral glucose metabolism in adults with hyperactivity of childhood onset.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1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