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為治療系列之一:關於罰寫的愛與愁

發布日期:

2021-01-18

作者:

心動家族協會理事長 陳錦宏教授

1195

行為治療系列之一:關於罰寫的愛與愁

一般而言,父母與老師對孩子的教育方法,常用的方法是給予增強或減弱,對好的行為就增強,讓這種好行為越來越多,對不好的一個行為就減弱,希望它將來越來越少出現,這就是行為治療常說的「增強」與「處罰」。但是,很多親師們都會發現,為什麼他們希望增強的行為往往都沒有被增強,希望削弱的行為卻越來越多?

俗語說:「嚴官府出厚賊」就是這樣的道理,而在ADHD的教養中最常見的就是罰寫這件事。


孩子們常被罰寫的原因不外乎是字寫錯了或寫不好看,所以要把「寫錯字」這一件事情給減弱,所以就讓他多寫一點。另一種常見的情況就是孩子做錯事,比如說沒寫作業或沒帶作業,老師希望他以後不要再發生這種事,但又因為現在不太能夠體罰,就用罰寫來處罰他。


先說寫錯字這件事情。基本上透過罰寫這個動作讓孩子多寫、多練習,從學習的角度來看似乎是有一點道理。


過去幾年非常多的研究在探索神經可塑性的觀念,這部分也被運用在學習理論中,基本概念就是勤能補拙,當你練習越多,大腦的某一條神經線路就像鍛鍊肌肉一樣,經過訓練就會越來越發達,所以你下次再做同樣一件事的時候,效果就會越來越好,像是練習投籃、學騎腳踏車、彈鋼琴等等都是如此。


只是,為什麼實際上很多罰寫的效果卻沒有想像的那麼好呢?首先,重點在於人類不是機器,他不是只是被訓練用來做事的容器。人類有一種叫做「情感」的東西,「情感」會影響到「動機」,所以如果罰寫這件事情,觸發了負面的、不舒服的感覺,反而會讓他減少寫字的動機。


「想要讓自己變好」的這個動機,因為負面感受而越來越低,因此不但想練習的功效沒有達到,排斥這件事情的情感卻蔓延出來,這就是為什麼這種學習理論常常不見得有效的原因。這也是為什麼一堆父母要小孩勤練鋼琴,但最後卻變成小孩索性放棄的原因。
因為情感、動機和持續性行為往往是連結在一起的,如果忘了強調動機與喜歡的感受,這就成為教育中強調「不斷練習」的一個陷阱。


再來,從行為治療的概念來講,行為治療中去減弱行為或處罰的方式,基本上有兩種:一個是給(positive)負面的東西,一個是收(negative)回正面的東西。


簡單來說,若要讓他減少某一個行為(比如減少寫錯字或減少忘了帶作業),我們是給一個東西來做,代表給的就是一個「負面」的東西,那罰寫就是「給」的過程,所以代表你定義了寫字這件事情是件負面的事情,這就是罰寫為什麼用「罰」這個字的來源。


所以當你給出這樣的指令時,你也傳遞了一件事情:寫字是件負面的事,所以原本你是希望他透過更多地練習寫字來改善字體,就剛好是相反的邏輯了。所以,孩子一段時間後甚至連罰寫都不寫了、出現更多的說謊逃避的行為、開始告訴父母自己聯絡簿已經交給老師了、告訴老師聯絡簿放在家裡面等等,就是為了要逃避被處罰這件事情。


第三,要注意行為治療的設定,常常只是一種假設。你當然假設你的教養或教學策略會達到你要的目標,好的行為被增強,壞的行為被減弱,但要特別記得:這個策略只是假設。所以當你發現你給予介入,孩子實際上並沒有進步時,你就必須要修改原本的假設。


然而很多的老師並不了解這件事情,所以我診間就曾經有個小學三年級的孩子在整整一年中,每一節下課都被叫去罰寫,幾乎從來沒有下課過。看見這樣的案例就知道,老師並不完全了解這樣的策略的假設和做法。光從會被持續罰寫一年這件事,就知道這個效果很差,所以最後大概也只是達到老師想處罰的心情,但結果卻對孩子沒有達到太大的改善。


因此,罰寫,就常常成為錯誤執行行為治療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