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

發布日期:

2023-02-18

作者:

馬偕紀念醫院兒童青少年心智科 黃郁心醫師

1082

成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

「醫生, 我老公今年已經弄丟五次悠遊卡身分證也不見又重辦好幾次了,你一定要幫幫他..,不對!都是我在幫他處理這些,我快煩死了,你一定要幫幫我們!」


這個太太的兒子小全是我的病人是個典型的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小孩,治療後進步很多,所以她老公的上述問題,她當然第一個想到來找我。


「他本來不肯來,說又不是神經病幹嘛來精神科,後來看到小全很有進步才願意來的。」「他都三十幾歲了才來,會不會太晚了?以前叫他來他就不肯!」


我看到小全媽連珠炮似地指責小全爸,也看到小全爸兩眼無神垂頭喪氣的樣子,心想他這些忘東忘西的問題,應該對他們的婚姻關係有很負面的影響。我提醒她小全爸願意來求助就是很值得肯定的,讓我先了解一下他的病史。


小全媽好像忍很久了,持續抱怨:「他在家都不肯幫忙,一直打電動,醫生這有沒有什麼藥可以治療?」


看她氣呼呼的,我先安慰她說聽起來可能有成人過動症的問題,這其實不少見,世界上盛行率大概落在2~4%,而且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遺傳度高達76%, 所以小全有,爸爸會有也是不意外的。


小全媽說「不然醫生我讓他自己跟你講好了,不然我又忍不住想生氣,小孩跟老公都這樣,我真的很累!」


接下來,我單獨跟小全爸問診。爸爸說自己小時候跟小全很像,上課會離開位子,一直講話常被處罰,難以專心,可是那時候也不知道要看醫生,反正就是常被罵就對了。因為讀書難以專心所以後來就選擇學技術,現在的工作是去幫客戶裝冷氣,有時候也會記錯時間,約好了卻沒去或遲到,不過因為旺季的需求大所以通常還是有案子可以接。


只是證件常弄丟,還有太太交代的事情容易忘記,常常被太太罵,自己也覺得很有壓力,就常常靠打電動來紓壓,有時候一打就好幾個小時。經過問診,我告訴他現在還沒有符合憂鬱症,但是繼續這樣下去,我怕他的情緒狀態也會開始出問題,因此建議他現在就要開始好好治療注意力不足過動症。


小全爸說「一定要治療嗎?我不太喜歡跑醫院耶。」我告訴他若是不治療的話,文獻統計看起來,出車禍的比率上升,而且也會影響工作及與家人的關係,他說「最近有些客戶已經很生氣說我遲到或放鴿子沒去,有人在網路上給我負評了。」


我看到他開始有些動搖,趕緊接著拿出衛教單,告訴他服藥可以增加腦部的化學物質,比較常見的副作用只有食慾減低,但是需要定期監測心跳血壓。


他說「可是吃藥會不會傷腦?」我告訴他中樞神經興奮劑已經使用了約六十年,在臨床上看到對於學業與工作都有正面的改善,影像學研究也看到注意力相關的腦區因此活化。得到他的同意後,當天開立了利他能。


下次回診時,他說有吃藥的時候,工作表現有改善,也比較沒有忘記東西在客戶家。經過藥物治療兩個月,小全媽說「他是有比以前好啦,可是還是有忘記我交代要幫小孩買的東西,而且上次本來要接一個大案子,客戶叫他寫計劃書,他拖了好久才開始寫,結果客戶就找別人了。除了吃藥,還有沒有什麼課可以上阿?去打坐會不會比較好?」


我告訴他們,目前認知行為治療的研究顯示,可以幫助改善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核心症狀,雖然還是需要更多大型的研究來證實,但目前英國的成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治療準則,已經納入可以同時服藥與進行這樣的非藥物介入。打坐,在心理學上則是類似於正念為基礎的認知治療,也有研究顯示正念的訓練對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核心症狀有所改善。


小全爸說,「可是會不會一直要跑醫院阿?可以盡量不要一直來嗎?」我告訴他若一週一次治療的話,至少要來十次。剛好現在是冬天,他的工作比較有空,加上小全媽媽一直敲邊鼓,所以他就答應了。我私下告訴小全媽,其實有些人吃藥到後來就會不想吃,能搭配一些心理治療療程對他會更好,請小全媽可以鼓勵他持續把療程完成。
有了家人的提醒與鼓勵,雖然中間有請假,但最後他終於把十次課程完成了。


前四次的認知行為治療內容,主要是衛教有關注意力不足過動症,並且教他如何善用記事本來記錄,才不會漏掉該做的事情,並且也可以據以規劃自己的行程,這部份後來他決定用手機來記錄。


另外還教他一些問題解決的方式,例如該做一些事情但他很不想做,有沒有一些可以替代的方式,然後從中選出最好的解決之道; 還有面對讓他覺得很大的任務的時候,怎麼切成小小的一步驟一步驟來完成,例如他上次應該要寫的計劃書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接下來的兩次,協助他學習減少分心的技巧,例如:觀察自己的注意力長度,未來做事情的時候,可以適時休息。還有,當需要專心的時候,面對外在的干擾,可以寫下來,而不是馬上對干擾刺激做反應,例如:他在家寫計劃書的時候,有時候朋友會line他,這時候可以拿筆在白紙上寫,「看line」,而不是馬上去看手機回復。或是也可以先關閉網路,每二十五分鐘查看一次。


接下來也有安排認知重構,例如面對壓力的情境,如何以比較適應性的思考來面對,就像他很討厭寫計劃書,但後來他也認知到,這也代表他的工作受到肯定所以才有跟客戶提案的機會。還有一次是安排他和太太一起,來增進太太對他的支持。最後一次則是複習, 並且著重在預防復發。


經過藥物治療與心理治療,他的症狀有改善,去工作時準時多了,也比較沒有弄丟重要的東西,太太也比較懂得多肯定鼓勵他。假日有空他也會多帶家人出去走走,而不是一直打電動。


太太感到很欣慰,直說要把自己的經驗在網路上跟朋友分享,「我覺得以前早就該叫他來看醫生,一直擔心看精神科不好,真的沒必要。對了,醫生你覺得他未來有可能完全康復嗎?」


我告訴他們,目前的七年追蹤研究看到約有30.2%的成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在七年後已經不符合診斷準則,12.4%完全緩解,原本初診時分心/過動/衝動/對立反抗症狀較多,或有社交焦慮症的患者,比較不容易緩解。雖然完全緩解的比例不高,但還是有希望,因此建議繼續配合治療。


小全爸的故事,還在進行中…

 

參考文獻
1.Nimmo-Smith V., et al. Non-pharmacological interventions for adult ADHD: a systematic review. Psychol Med. 2020.

2.Safren SA., et al. 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vs Relaxation With Educational Support for Medication-Treated Adults With ADHD and Persistent Symptoms-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JAMA. 2010.
3.Karam RG.,et al. Persistence and remission of ADHD during adulthood: a 7-year clinical follow-up study. Psychol Med.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