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因素與ADHD

發布日期:

2021-01-15

作者:

中山醫學大學醫學研究所 徐再靜教授/ 中山醫學大學醫學系生化科 曾博修教授

687

免疫因素與ADHD

免疫功能與ADHD

越來越多研究指出,ADHD與個體的免疫功能及免疫調節能力有密切關係。所以這些研究也建議,加強免疫力的調節是改善ADHD的有效策略之一。但免疫的相關因素引起ADHD的可能原因非常複雜,仍需更多研究釐清。以下就針對幾個重要的免疫相關因素與ADHD之間的關聯進行介紹。


過敏反應

學者發現過敏反應可能與ADHD的病理機轉有關。研究指出,患有異位性皮膚炎 (atopic dermatitis)、濕疹 (eczema)、氣喘 (asthma) 和過敏性鼻炎(allergic rhinitis)的患者,有較高的ADHD共病比例,這些患有異位性皮膚炎的兒童,會表現出更多注意力及衝動的問題。


此現象與環境或生活型態無關,可能原因爲過敏反應引起中樞神經系統的膽鹼能和腎上腺素能活動失調,造成ADHD症狀產生。因過敏患者之嗜酸性白血球活性過高及IgE(一種與寄生蟲感染及過敏有關的抗體)分泌過多,造成發炎相關細胞激素過量表現,這些發炎激素會通過血腦屏障,引起腦部發炎反應,進一步導致神經傳導系統失衡,也影響患者的情緒及行為管理。


非過敏引發之抗體

上述提到過敏患者過高的IgE引發發炎反應,被認為與ADHD有關,但有其他研究指出,IgE引發的過敏嚴重程度似乎與ADHD症狀的嚴重度無關。因此,另有學者指出,透過環境因素觸發的非過敏性疾病,也可能影響ADHD的症狀表現。研究顯示,因組織胺H3受體已知參與在過動行為的調節,並會促進多巴胺在額葉皮層的釋放,所以一些非IgE依賴性的組織胺釋放,例如小兒蕁麻疹引發的肥大細胞和嗜鹼性粒細胞組織胺釋放,就可能造成過動行為產生。


細胞激素

細胞激素與發炎反應及神經炎症有密切關係,可能導致認知和行為上的障礙。學者們發現ADHD患者血清中的細胞激素含量,與健康對照組不同,不過這之間沒有固定關係。但在一些特定疾病中,卻發現ADHD與細胞激素間有顯著關係,像是在潰瘍性結腸炎(一種自體免疫疾病)中,就發現TNF-a、IL-6、IL-8與ADHD有顯著關聯。


此外,研究也發現ADHD兒童血液中的皮質醇(一種壓力相關荷爾蒙)是異常的,對孩童成長和認知功能均有影響。過多皮質醇會對大腦產生毒性作用,影響認知功能;而皮質醇太少則可能阻礙人體認知發育的能力。


產前感染

細胞激素除了參與發炎反應,也參與發育過程,包括神經元增殖、分化、遷移及突觸的形成。所以IL-1、IL-6和TNF-a等發炎細胞激素上升,可能導致胎兒或胎盤中樞神經系統損傷及和細胞凋亡。有證據顯示,產婦會因感染導致胎盤基因表達改變,間接影響胎兒神經發育,使胎兒多巴胺,GABA和谷氨酸(glutamate)等神經傳導系統異常,導致ADHD症狀發展。

腸道微生物菌相

共生菌群在腸道免疫發展中,扮演至關重要的作用。越來越多證據指出腸道菌相與ADHD的關聯性。在與健康對照組比較,ADHD患者的腸胃道雙歧桿菌屬(Bifidobacterium)顯著較多,使環己二烯基脫水酶(cyclohexadienyl dehydratase)的代謝功能增加,影響多巴胺合成,與ADHD的神經傳遞異常相關。


而在ADHD患者糞便菌相的研究發現,服用微量營養素的ADHD患者,其菌相豐富度有顯著變化 (operational taxonomic unit; OTU),其中放線菌 (Actinobacteria) 及雙歧桿菌屬的豐富度顯著減少,但柯林氏菌屬(Collinsella)卻顯著增加。雖然研究結果普遍認為,雙歧桿菌可能導致精神疾病,但這仍需進一步驗證。不論如何,微量營養素施用可調節雙歧桿菌的豐富度,並可能作為調節ADHD行為的一個安全治療方法。


參考文獻
1.Arteaga-Henríquez G., et al.Treating impulsivity with probiotics in adults (PROBIA): study protocol of a multicenter, double-blind, 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Trials. 2020.
2.Baharnoori, M.; Brake, W.G.; Srivastava, L.K. Prenatal immune challenge induces developmental changes in the morphology of pyramidal neurons of the prefrontal cortex and hippocampus I rats. Schizophr. Res. 2009.
3.Stevens AJ., et al. Author Correction: Human gut microbiome changes during a 10 week Randomised Control Trial for micronutrient supplementation in children with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Sci Rep. 2020.
4.Verlaet AAJ., et al. Rationale for Dietary Antioxidant Treatment of ADHD. Nutrients.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