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talWe

找知識

【資深照顧者專欄】ADHD家長不想說的秘密

主講人 : 魚媽

每次換了新的學習環境,ADHD家長最掙扎的就是該不該讓老師知道孩子的ADHD特質。既期待老師可多關照孩子,又怕說了被上貼標籤,引起異樣眼光。真是說與不說都是極度困擾,究竟該如何是好啊?。


記得我的孩子在小一的時候,當時他還沒確診是ADHD,我會告訴老師:「我的孩子很活潑,很熱心助人,做事積極進取。但是情緒容易激動,有時候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手,會打人;或是控制不住嘴巴,會容易和同學鬥嘴吵架。」先向老師說明,其實就像打疫苗,提升老師對他的「問題行為免疫力」,比較不會一旦「接觸染疫」,造成嚴重的「併發症」或是「後遺症」。後來我孩子確診為ADHD,我會向老師坦白,讓老師有心理準備,後來出現問題,親師之間也都能理性溝通,一起合作。


在學校的環境,我們可以直接向老師委婉的說明,記得先說他的優點,再說他的不足之處,請老師協助。用在安親班、才藝班、泳訓班或是其他運動的學習機構基本上都通用,因為這些地方的老師或是教練,都很有可能成為我們孩子生命中的貴人。如果我們不真誠相待,那麼怎麼會有機會讓他們知道,我們孩子需要協助?又如何能有機會拉孩子一把呢?


至於在其他場合,如果家族聚會,要不要向親友坦白狀況?我覺得這是見仁見智的問題,因為孩子一定希望保有隱私,不希望自己的狀況被親友知道,而且親友也不一定與孩子有很深的連結。反而會因為知道孩子的特殊又增加許多好奇與評價。以我本人為例,我會讓孩子的爺爺、奶奶知道,但不見得會對伯叔姑坦白,要看當事人的處世態度,如果是包容成熟的成人,會考慮透露;如果是不友善的大人,就不要說太多。


記得孩子青春期的時候,因為在社區拍球很大聲,結果鄰居先生指責他,孩子就回嘴,鄰居先生就很生氣,拎起他的衣領,這小子更火大,就推開鄰居,鄰居打了他,孩子也還手,結果大人小孩扭打在一起,最後孩子當然受傷,大人也掛彩。鄰居來找我算帳,說我兒子是恐怖份子,有暴力傾向。還對房東投訴,要房東把房子收回,不要租給我家。我當時也很心慌,一直向鄰居說對不起,因為我也很擔心房東不讓我續約,我還很委屈的請求說:「請原諒我的孩子,他是ADHD過動兒,我們很努力教養他,很抱歉….。」結果並沒有得到良好的回應,反而全社區都知道孩子的狀況,而對我們側目。


阿德勒說:「你不是為了滿足他人的期待而活,而別人也不是為了滿足你的期待而活。」所以要不要坦白說出孩子的狀況,最大的前提是「不要期待你說出孩子是ADHD,就能得到友善的關愛;也不要期待不說,就可以避免他人異樣的眼光。」